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国家层面要求六个方面再造长江经济带名单

2019-04-26 19:05:00

国家层面要求六个方面再造长江经济带(名单)

“目前各省发改部门都在起草报告,我们是9月底接到的任务,就在本月内要提交到国家发改委。”沿长江某省发改系统人士向本报表示。

自国家发改委编制《推动长江经济带转型升级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工作启动以来,国家要求地方尽快起草本省总报告和6个专题报告,这成了所涉沿江9省市的重要任务。

本报亦独家获悉,根据国家层面的要求,《意见》将从综合交通、产业转型、新型城镇化、对外开放、生态廊道和协调机制六个方面再造长江经济带。

此外,一个由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任组长,交通部副部长翁孟勇任副组长,涉及13个部委司局人员的工作小组已经成立并将于近期赴所涉省市调研,其中交通部副部长翁孟勇将带队到四川、重庆、安徽、江西四省调研。

注重综合交通和经济转型

本报独家获得的材料显示,根据国家发改委下达各省的要求,此次《意见》起草的目的是,依靠长三角、长江中游和成渝三个城市群,做大上海、武汉和重庆三个航运中心,推进腹地开发,促进上海、云南两头开放,以此拓展我国未来最重要的增长空间。

重庆社科院经济所所长李勇认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谈长江经济带时,下游的组长是上海,中游是武汉,上游是重庆,但现在有明显的不同。第一是城市化,长江经济带的打造对沿江城市群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另一个就是降低物流成本,对发展临港产业有大的利好。

按照要求,各省将起草1个总报告和6个专题报告。其中总报告将重点锁定经济转型升级的总体思路,发改委要求各省研究提出推进经济转型升级的总体思路以及优化空间结构的总体方向,特别是要明确沿江岸线功能区段划分原则和方案,为不同区域完善开发政策、控制开发强度和规范开发秩序奠定基础。

具体做法上,发改委提出要优化和完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推动产业转移升级和布局优化,提升城镇和生态建设的质量和效益,还要加强沟通协调体制机制的创新。

因此,此次推进长江经济带转型升级战略涉及部委除了牵头的交通部和发改委外,还有工信部、国土部、环保部、住建部、水利部、农业部、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铁路局、中国民航局、中国铁路总公司。

发展综合交通是发改委点名的六个专题方向中首要的一个,有关部委提出了一个“综合性运输”的概念,不仅是长江水运,更有内陆与沿江地区的水陆联运贯通。

“建立这样一个快捷的通道,不仅把长江流域的货物运到上海,从上海出口,还要打造另外两个轴,中印缅的,中国和巴基斯坦的,所以今天的改革开放不光是对沿海地区,向西也要开放

国家层面要求六个方面再造长江经济带名单

。”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吴传清说。

他认为,内陆地区向西开放,就给武汉带来很多机遇。但现在武汉的问题是货物不够,经济发展的体量还不大。因此以此为契机,武汉打造航运中心,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临港的建设不光要有港口,还要有临港工业区,让周边地区的货物到这里来中转,长江中游开发还有个很关键的工程,三峡大坝的‘翻坝’工程,原来那些货物过船闸要等很长时间,‘翻坝’后就不用排很长的队伍。”他说。

“主要是结合长江水道,打造一个综合交通体系,整合沿江的资源,进行沿江开发,这是一个指导意见,应该是有一些实实在在的内容,可能还有一些大项目的支撑。”安徽发改委安徽经济研究院区域所所长徐振宇说。

不过,也有地方表示,此次牵涉地区太多,牵涉面太广,各方利益诉求又需要长久的协调。多位区域经济学家均认为,组织保障应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长江全流域的协调相对弱一点,要有一定的组织协调机构,来寻求共同的利益。”徐长乐说。

缘何推出长江经济带:曾经“分割”的长江

不管是从高层的讲话中,还是从沿江各省市的动作中都不难看出,推进中部特别是沿长江中部地区发展是本届政府区域战略格局中颇具力度的一笔。

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有过长江经济带整体开发的构想,国内著名经济地理学家陆大道在80年代末就提出“T”字形的发展战略,即由沿海为一个战略轴线,沿江为主轴线形成的整体空间格局。流域经济学者认为,这个方案过去中央基本上是认可的。

1992年的“十四大”曾提出以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带动长江三角洲及长江沿岸地区,因此以浦东开发为战略起始点,背后是为了带动整个长江流域的发展,目的是明确的。

华东师范大学长江流域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徐长乐认为,因为各种原因,浦东开发带动流域发展的战略实施不是很连贯,后又逐渐被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等层出不穷的区域战略所替代。到90年代初中期,长江流域经济基本上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在徐长乐看来,正是没有一个整体的战略,导致整个长江流域的互动和一体化发展的基础较弱。“由于中国区域发展的不平衡,地区之间、区域板块之间相互影响、渗透,甚至分割,过去流域经济一体化的格局由于受到其他区域板块的影响被打破了,所以长江上游、中游的省市并没有形成跟下游的互动格局。”他说。

具体表现如,改革开放初期,以广东为首的珠三角迅速崛起,对长江中游部分省份带来比较大的影响,上中游的一些省市主要货物的出海口并不选择长江口,而是选择珠江口,或者选择广西的北部湾地区,劳动力市场和商品市场也受到来自南方的比较强烈的影响,比如四川人、湖南人、江西人首选外出打工地点是广东,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安徽、江浙则靠拢上海,湖北有自身特殊性,重庆也独树一帜。这就造成长江流域作为一个统一的流域经济,受到了来自于其他区域板块的影响和分割。

“流域经济有它内生的优势,不是一般的区域所能替代的。如今需要通过这样一个天然的黄金水道,把彼此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徐长乐说,再加上中国的区域发展战略现在到了全面发展的新阶段,这种跨区域的、大的战略的实施已经具备了基本的条件。

今年7月下旬,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武汉考察时曾提出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把长江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

9月23日国家发改委组织9省市和13部委召开的动员工作会议,将长江经济带这一概念提到实践层面。会议指出,要认真学习领会中央领导同志近期相关重要指示精神,高度重视长江流域开发开放,积极应对能源资源版图、投资贸易格局和全球治理结构的新变化,有效解决经济发展中不协调、不平衡、不可持续的问题,努力促进我国开放发展从沿海向内陆的梯度推进。

相关报道>>>沿边地区开放开发规划有望在三中全会后出台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