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莱茵生物主营飘忽高管套现6亿3倍公司净资

2018-11-13 12:05:49

莱茵生物主营飘忽 高管套现6亿3倍公司净资产

国内从事植物提取的公司太多了,仅凭植物提取业务,莱茵生物的业绩很难有起色

理财周报 郑鹏远/北京报道

1月17日,随着股价触及跌停,莱茵生物()的博傻游戏暂停。此前的八个交易中,莱茵生物连续博出六个涨停。

其间的1月10日,莱茵生物还发出预计2012年全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6250万6750万的业绩修正预告。

由于流感概念,莱茵生物在没有业绩支撑的情况下,几番被热炒,其高管、股东、更有游资借此资本套利。

事实上,莱茵生物的主营业务植物提取毛利率持续下滑,几近瘫痪,甚至拖累业绩。莱茵生物目前已经不再生产莽草酸,其他在产产品与流感也毫无关系。1月14日,莱茵生物董秘罗华阳公开表示。

然而,2010年以来,莱茵生物将大部分精力转向其子公司莱茵投资的BT投融资项目,坊间称其不务正业。

上市五年,这家所谓的生物科技企业早已变了味。

主营飘忽不定

市场上,关注着莱茵生物的基本面,却忽略了它的业务本身。

上市以来,莱茵生物业绩很不稳定。2007年-2011年的年度净利润分别为2104万、259万、681万、-2462万、252万,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65%、-87.68%、162.77%、-461.45%、110.24%。

然而2012年,莱茵生物的业绩跌入新的低谷。今年1月10日,莱茵生物发布业绩修正预告称2012年全年亏损6250万元-6750万元,同比下滑2580%-2779%,而其三季报中的曾预计2012年全年亏损万,两份业绩预告相差十倍。

事实上,上市前一年的2230万净利润是莱茵生物的最高纪录。为何上市后业绩如此不堪入目,莱茵生物的未来在哪里?

莱茵生物的主业是个薄利行业。莱茵生物主营植物提取,主要应用于保健、化妆、食品等行业。但近年来该业务毛利率持续下降,2012年上半年毛利率仅为12.07%,而在2008年尚有34.73%,2009年为33.91%。

莽草酸是治疗甲型H1N1流行性感冒的有效药物达菲的主要成分,从八角中提取,莱茵生物的抗流感概念由此而来,但仅是昙花一现。

2006年,由于禽流感疫情的爆发,八角提取物的市场迅速增长。莱茵生物2005年、2006年八角提取物占公司销售收入比例分别仅为4.10%、23.32%,其毛利贡献比例由2005年的3.24%提升至2006年的22.40%。

然而伴随禽流感疫情得到控制,八角提取物的市场需求也相应下降,2007年上半年,莱茵生物八角提取物的收入占比降至6.63%。

然而,几个月后莱茵生物递出的招股说明书却显示公司主要从事罗汉果甜甙(罗汉果提取物)、ROSAVINS(红景天提取物)等植物功能成份的高纯度单体和标准化提取物的生产销售,并未提到八角提取物。

2009年4月,随着甲流爆发,莱茵生物再次把所有的产品线全部投入到八角提取物莽草酸的生产中,没有生产其他产品,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太大利润的提升。

八角的提取物很多公司都卖,技术门槛非常低。一家从事植物提取的公司对理财周报表示。

投机未成,公司再次回归传统产品,即罗汉果的提取物。罗汉果主要有效成分为甜甙,是一种天然的零热量甜味剂,是肥胖和糖尿病人群最理想的蔗糖替代品。

但罗汉果提取并未给其带来生机。2010年末公司首次出现亏损;2011年,公司因获收储土地补偿金,勉强实现了扭亏为盈,从而绕过了被ST的命运。但是公司经营没有明显改善,以至2012年出现巨亏。

其实很多中药公司以及一些化妆品公司保健品公司,自己都能生产植物提取原料,所以莱茵生物的产品利润很低。上海一名医药行业研究员表示

莱茵生物主营飘忽高管套现6亿3倍公司净资

,国内从事植物提取的公司太多了,仅凭植物提取业务,莱茵生物的业绩难有起色。

主营业务迷失,于是莱茵生物选择大兴土木。2010年,莱茵生物以自有资金1亿元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莱茵投资,主要从事对土地、房地产项目、基础设施建设及配套项目等投资。2011年7月,再以自筹资金向其增资1亿元。

2011年8月底,莱茵投资与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湖南省建工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签订桂林市临桂新区防洪排涝及湖塘水系工程BT融资项目合同,总投资约16.2亿元。

但是现实往往不如理想丰满。在莱茵生物业绩预告中称,由于桂林四季度降雨量和降雨天数显著高于往年同期以及目前该项目可供施工的作业面较少,导致BT项目施工进展未达预期,从而拖累整体业绩。莱茵生物三季报显示,2012年月该BT项目可确认的合同收入约2800万元。

除此,莱茵生物旗下还有锦汇投资、元兴投资从事此类BT投融资业务。

莱茵生物股价估值应该是建立在其所谓生物高科技的基础上的,而不是一个小植物提取企业加三线城市建筑公司的混业企业的基础上的。一名北京私募投资总监表示。

高管股东杀鸡取卵

在莱茵生物的炒作游戏里,主角不仅只是游资,还有它的一群高管和股东。

2009年和2010年,莱茵生物高管掀起一阵减持套现潮。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其实际控制人秦本军、其监事蒋安明、副总的谢永富的配偶王晶、常务副总杨晓涛和董事长姚新德合计减持套现超过6亿元,莱茵生物2012年三季末的净资产为1.94亿元,前述高管减持资金相当于可以再造3个莱茵生物。

然而,成功套现后,其高管仍未停止从莱茵生物身上榨取。为了莱茵投资BT项目的有效运营,莱茵生物和莱茵投资频繁向高管借款,高管也因此赚取利息。

据统计,2010年以来,莱茵生物累计向杨晓涛借款1.2亿元,向蒋安明借款500万、向蒋俊借款850万。莱茵投资向杨晓涛之女杨惠借款1100万元、向君沣投资借款2500万元。都是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

其中,杨晓涛是莱茵投资和君沣投资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莱茵生物2010年和2012年年报显示,其支付给前述关联方的的总利息分别为92.34万元和424.89万元。

相对应的,公司长期借款持续上升,巨额减持套现的高管则不断吃着公司的利息,坐地生财。莱茵生物的财务费用率从2007年的3.17%飙升至2011年的27.73%。

此外,为了融资,董事长姚德新频繁进行股权质押。目前,姚新德持有公司的1360.16万股股份,已累计质押1360万股,质押率99.99%。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