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中天黄金上演黄金腾挪大案炒金者血本无归

2018-11-13 12:13:01

中天黄金上演黄金腾挪大案 炒金者血本无归

“非法经营罪”这个口袋有多大,没有人能给出定论,但装下300多位当事人却不在话下

中天黄金上演黄金腾挪大案炒金者血本无归

“如果按正常程序,该案件7月底就可能开庭审理,总算能给几百位涉案人员一个结果。”一位不愿具名的本案代理律师对法治周末表示。

而所有涉案人员都有一个类似的身份,就是中天香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香港”)的“个人代理商”。

今年2月,许多内地中天黄金交易(以下简称“内地中天”)的投资者发现自己开设的黄金账户被冻结,无法出金,客户向香港金银业贸易场(香港金与银等贵金属的交易场所)投诉,也并未得到明确答复。数日后,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理事长张德熙公开表示:“经调查,中天香港与内地中天并无关联。”这个回答让资金被冻结的投资者大感困惑,因为多数投资者都是通过中天香港在内地的经纪人介绍开户,其客户总数甚至占到了中天香港总客户数的一成左右,为何此刻会翻脸不认人?投资者直到3月8日才获悉,中天香港财务副总监陈意明等人在浙江金华被警方控制,并被冻结了数额巨大的资金。

就在同一天,北京300多位内地中天的个人代理商也被“请”进了看守所。投资者这才意识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但令他们困惑的是自己究竟犯了什么法?

投资被“借”致资金链断裂

“看守所人满为患的情景颇为壮观,连一般不将同案人员关在一间屋子里的惯例都无法顾及。”其中一位当事人对法治周末回忆道,“虽然后来因为取保候审等原因出去了不少人,但看守所中仍有超过200名的涉案人员。”

经济案件涉案人数众多并不罕见,但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这300多名当事人中,大多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有些人甚至在事发前已经几个月没有从事黄金代理事务,却仍被拘到了看守所里。

“我们也是受害者。”另外一位取保候审的当事人陈琦向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在得知中天香港无法出金后,我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客户怎么办,我们一定要去香港维权帮客户要回他们的钱。于是在内地代理商中,我们创建了很多群,想组织大家去维权,保护自己和客户的利益。但我们找媒体,找香港警署,找香港金银业贸易场,都没有得到想要的支持,所有的部门都在推卸,甚至没有人告诉我们中天香港到底出了什么事。”

类似的情况在大多数当事人身上都有体现。当然,当事人的一面之词并不能代表整件事情的脉络。

香港金银业贸易场曾透露,内地公安局与香港警方一直在调查中天香港的投诉事件,其中最为关注的疑点是,中天香港之所以在内地广招投资者,很可能是其在私设“盘中盘”进行操作,并没有让内地投资者的资金流入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的大平台。

对此,从事金融业务的律师郭卫峰对分析道,如果黄金是实盘操作,客户的资金并不在交易商手上,那么即使中天香港出了问题,客户也能从合法渠道拿回自己的资金。但此次中天香港突然冻结客户账户,的确让人怀疑是在用模拟盘操作,“借”客户的资金在自己的盘内交易,才导致资金链突然断裂。

对此,陈琦不解的问道:“我们在香港政府唯一认可的黄金交易场所香港金银贸易场中,确实找到了中天香港的名字,而且是被贸易场指定认可的黄金现货电子平台交易商,这让我们对该公司充满了信心。并且中天香港的人告诉我们代理是合法的,并且有大陆代理授权书给我们。现在为什么中天香港的个人代理又是非法经营呢?这样的公司也会出现模拟盘操作吗?”

问题可能就出在投资者对香港金银贸易场职能的误解上。

事实上,在香港黄金交易的平台里,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的确是唯一正规的“监管机构”,这也使得各家平台都争相宣称自己是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的会员。然而共赢经济研究所所长马国书告诉,香港金银业贸易场本身就像内地的行业协会,只是个自律性质的机构,其并没有日常监管职能,对会员的不规范行为也没有行政干涉的权限,只是在会籍申请和开除会籍的时候行使一定的监管职能。而这却让很多内地投资者以为有监管单位就不会出事,这种看法是片面的。其实监管单位未必能起到某些投资者想当然以为有的保护作用。

地下炒金规模日趋庞大

事实上,中天香港的运营模式已经延续了数年之久,一直与实盘经营一样正常存活,这也是让投资者和代理商人群日趋庞大的一大原因。

身为北京个体经营者的唐清是陈琦的同学兼投资者之一。2009年,出于个人资产管理需要,唐清想通过购买黄金实现资产增值。但目前仅上海期货交易市场能提供黄金期货合约,杠杆率仅为1:8,而且合约金额较高,一手合约需要几万元资金。这对流动资金本来就吃紧的唐清来说并没有多大吸引力。而当时各大站上都出现过中天香港平台的广告,让她萌发了参与“地下炒金”的念头。

通过陈琦,她了解到去香港金银业贸易场参与外盘黄金交易,杠杆率可以高达1∶100,这不禁让她心动。“虽然他(陈琦)提醒过我,这个不受法律保护,但我觉得这个公司能做1∶100的高杠杆交易很划算,而且不用占用太多流动资金,只要自己小心操作,应该不会出大问题。”唐清对法治周末表示。

之后的发展果然如唐清所预料,两年里虽然业绩有赢有亏,但黄金操作一直进行正常,这让她对这个“中天香港”的内地代理越发信任。直到今年事发,唐清才发现自己的资金已被冻结。唯一让唐清感到蹊跷的是,按照中天香港官方站上的步骤开户,入金之后,入金的账户就是中天香港财务总监李梓元和副总监陈意明在内地的人民币户头,而这与之后香港金银业贸易场所宣称的中天香港与内地中天毫无关联明显矛盾。

“类似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陈琦告诉,“正因为是熟人,我才能把风险都告诉他们,他们也都接受自负盈亏的事实。”为了降低风险,陈琦只开发自己的熟人成为代理客户,亲戚、朋友等数十人都有参与。也因此,同很多代理商一样,他并未受到投资者太多的责难。

但由于从中获取的佣金超过25万元,陈琦目前还是受到了非法经营罪的指控。这个数额,在代理商中并不算高。“我们是按交易次数收费的,也就是交易一手,收取70美元佣金。而由于高达1:100的杠杆率,客户的投资金额往往都不大,在5000元到10万元之间。”

虽然投资基数看起来都不大,但上述代理律师为法治周末算了这样一笔账:以涉案人数200人,每人代理佣金25万元计算,仅佣金就高达5000万元左右。而每个代理商至少经手20人以上的客户炒金,即使单个客户投资额为5万元,炒金总额也将达到2亿元以上。而这还仅仅是保守估计。

面对巨大的涉案金额,陈琦和自己的同行似乎并不惊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早已知道代理黄金交易不受法律保护。但由于并未被明确告知是犯罪,所以很多代理商仍乐此不疲,直到被装进了非法经营罪的“口袋”中。

12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