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渤海溢油清污堵漏大限已至康菲恐难完全达标

2019-02-02 00:17:00

渤海溢油清污堵漏大限已至 康菲恐难完全达标

今天是国家海洋局要求康菲公司完成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要求的最后时间。康菲公司能不能按时完全达到要求,答案很快就将揭晓。相关专家认为,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康菲公司很难在31日前完全达到国家海洋局的要求。

康菲公司相关负责人8月30日对《第一财经》表示,蓬莱油田C平台油基泥浆总量已清理99%以上,B平台发生渗油的断层已永久闭合。31日当天会对清污堵漏情况发布公告,并向国家海洋局提交调查报告。

对于康菲公司即将公布的清污堵漏情况和提交的调查报告,国家海洋局相关负责人8月30日对本报表示, 委托相关专家进行评估和论证,而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可能不会立即对康菲的结论做出判断。

康菲或难以达标

国家海洋局对康菲公司的要求是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怎样才算彻底达标呢?

蓬莱油田B、C平台发生溢油事故后,康菲公司对B平台采取了降低地层压力的措施,并罩上了集油罩;对C平台发生井涌的作业井则通过打水泥塞将其封堵。上述措施在7月初之前就已完成或开始进行。而国家海洋局对上述措施早在8月初就提出了质疑,认为上述措施只是切断溢油源的临时性措施。

康菲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上述措施,康菲公司正在B平台附近钻一口水平井,并将向水平井中加注水泥,以再次保证断层不再发生泄漏。但康菲公司仍然认为6月份采取的措施已经使发生渗油的断层永久闭合,现在的措施只是双保险。此外,康菲公司表示,还对C平台附近海底安装了集油罩,并正在钻一口排液井,以抽出仍在浅层砂层中的油藏流体。

B平台的断层还没真正找到,集油罩只是临时措施,B平台的断层还没真正进行封堵,将来还有发生溢油的可能性。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海洋学院副教授王亚民对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康菲公司并没有投入足够的人力物力去进行彻底排查和封堵工作,因此很难在8月31日之前完全完成国家海洋局的要求。

王亚民说,渤海的地质结构比较复杂,发生溢油事故以后,海底的底层压力发生变化,地质状况更加复杂,要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封堵溢油源十分困难。康菲公司目前的措施几乎都是治标不治本办法,相关部门应加强监管。

环境损害或扩大

截至8月29日, C平台每日渗出的油污总量约1至2升,B平台每日渗出的油气混合物为1升左右。专家担心,溢油事故造成的环境损害还将继续扩大,但康菲公司认为溢油不会对海岸造成实质性影响。

康菲公司在本月24日召开的媒体发布会上介绍,共收集油样为56个,其中只有2个油样和蓬莱油田直接相关,还有3个油样与溢油点原油相似。而康菲公司8月29日的公告称

渤海溢油清污堵漏大限已至康菲恐难完全达标

,现已收集75份样品,但仍然只有2个油样直接相关,3个油样相似。也就是说没有在海岸线上发现有新增加来自溢油油田的油样。

但是,海洋专家认为这并不代表溢油污染就此停止了。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海洋工程系教授陈建民表示,国家海洋局应该让第三机构同时对溢油清理情况出具一份报告,不能只有康菲一家的说法,海洋环境污染的扩大在所难免,相关部门的索赔要持续进行。

王亚民则表示,此次溢出的原油成分十分复杂,有的物质可能与海水混合成一体了,并随着海水的漂流扩散到更多的地方。渔业部门应该做好监控和预警,防止沿海渔民遭受更大的损失。

盈科律师事务所8月中旬接受了200户渔民的代理,但目前索赔进展缓慢。该律师事务所媒体联系人孟晓娟对表示,现在仍然在与鉴定机构和相关政府部门协商沟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鉴定机构和政府部门为渔民出具确凿的证据,索赔还没有十足的胜算,因此诉讼还未正式启动。

8月17日下午,昌黎县受损养殖户曾联名发给农业部一封公开信《请求依法调查处理昌黎扇贝污染死亡事件的报告》,请求农业部履行法定职责,介入昌黎县渔业污染事故的调查,并及早公布结果。截至8月30日,农业部并未就此明确表态。相关人员称,具体的回复有待渔业局方面做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